就像深海里的鱼,缓缓游着,不知去向,没有来路。

永远。

也不是没有看见过她的秘密,那个总是不愿表露情绪的女孩。

她的永字写的很好看,可是她的远字写的很难看,所以她永远凑不成永远一词,也不写。

我曾在属于她的一本书里看到这段话,字勾勾起起,极其狠厉的刻下笔画,却又轻柔温情的缠乱牵丝。

整个封扉便被染晕墨意,俨然成画。

后来我又在她的笔记本里发现这句话,不变的字迹,不变的眷恋,只是扉页变成了末页。

再后来,我想,那个令人羡艳的女孩,为什么把同一句话写到了末页。

                                                                                         by芲笿

评论

© 花落不知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