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深海里的鱼,缓缓游着,不知去向,没有来路。

病态

       赫离,我多恨你,亡故前谁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念,而我,只能看着你们的生离死别,黯然离去。

       可怜,一旁的我,死去前都无名可念。

                                                                                     ——题记。

然而,她并没有说错任何一字一句,

无法反驳。


没错,导致这一切复杂事态发生的正是自己,

也就是所谓的玩火自焚自取灭亡

费力抬起沾满污秽和灰尘的手,头便开始昏沉如坠

还好,

即使视线模糊一片,在满是血迹污秽中,

指尖那一抹白皙和纤细还是那么耀眼和动人

还好,还好…

呼,呼……阵阵嗡鸣连绵不绝的响着,

但还是无比清晰的听见了自己止不住的喘息声,

额头处一阵阵酸胀的闷疼,估计是混乱中磕到头了吧,

不过或许没那么疼,感觉到不断有温热的东西覆盖在上面,轻轻的揉动

真幸福……

强制停下所有思考,看着眼前近在极尺的人儿,忍不住的还是想要勾勾唇角,

我会吓到她的,这个肮脏的样子。

结果却引起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嘴角被什么狠狠撕扯划烂

视线就要完全黑暗了,我用力睁着眼睛,眯起一条小小的缝,试图流露出一丝友好

几乎都看不见了,但意识中,她是那么清晰,清晰到她明媚的笑容里,弯弯的眼角和熠熠生辉的眼睛,一点不差

仿佛,就对着自己

触手可及了,柔嫩的指尖勉强的用尽全力,轻轻触及了她肩上披挂的淡蓝外套

只是她再也没有力气去牵住她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咦,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呢……是啊,为什么呢……

刹那睁开那差点闭上,沉重犹如三千斤的眼皮,墨色的瞳孔里注满怒火,愤怒不断在其中燃烧,

燃烧着什么所剩无几的东西,

那是…什么来着……?

狰狞着表情,情绪犹如成千上万的破茧的碟,疯狂汹涌着,

一瞬,犹如稍纵的昙花,

意识中,额头边温热的东西,形象开始渐渐清晰,那不断沿着伤口蜿蜒而下,甜腻而粘稠的液体,

你说,是什么?

我又开始勾动唇角,略微讽刺的,

同时,手猛地用力,狠命扯住了她淡蓝的外套,

多好,我微微笑着,疯狂而残暴的,带着眼底的冰寒狠厉,微微笑了。

施着身体深处瞬间爆发出的气力,我狠命的揪着她的外套,绕过半圆一把将她拽到脚边,手腕翻转,迅速的向后拉扯,停下。

我迫不及待的将我那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眼睛,将那布满血丝微微撕裂的眼眶,对着她,

“你以为,我就想变成这样吗?”

我咬牙切齿的对她吼出这一句话,就像呲牙咧嘴忍无可忍的野兽,

惊讶于自己颤抖的声音里,竟有着切齿的惊心恨意和满腔失望。

但还来不及感叹自己一时的争气,心脏深处袭来的空虚,无力,便如黑洞般迅速吞噬着我的无奈心酸渴望痛苦焦躁抑郁

又失去了情绪,我就像人偶般,慢慢的摊倒在了地上,像坨烂泥,软软的,卸去了所有生气,和身为人的一切

自己是要死了吧?

也对,毕竟……

一无所有了

……

……

……        

我爱你啊!

赫…离。


                                                                                   by: 芲笿

评论
热度(1)

© 花落不知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