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深海里的鱼,缓缓游着,不知去向,没有来路。

绘苡

清冷的月光照到僵在原地的阂笈肩上,漆黑的天空,零零散散几颗星子,暗蓝的微光晦暗不明的跳跃着,

阂笈收回钥匙,沉默的揉揉有些冻僵的手指,

今年的冬天真是太冷了

推开厚重的门,阂笈心情复杂的走到玄关,脱下那双温暖的雪地靴,

看到周围被随意乱踢的相隔甚远的帆布鞋,无奈的笑笑,心中猛地升起一阵悲凉,

赤着脚走进,一片如墨的漆黑扑面,巨兽般瞬间被连骨带渣残噬不剩

恐惧不安的顿了一会,阂笈眼睛立即被远处角落希望一样的暖橙色灯光吸引,

阂笈疑惑的挑挑眉,往那边走去


我闭眼抬手扶着发丝,任温热甚至滚烫的热水,浇到自己的脸上,身上,尽情享受那不断升高的温度而带来的欣慰与安全感

“绘…苡……”阂笈带着剧烈抖动的颤音和复杂,好一阵才将这个名字从嗓子眼吐出来艰难的说完

这个带些活跃的温度的声线,我身子一震,惊醒的僵硬的睁开眼回过头,

阂笈,我禁忌的渴求而不得的爱人

阂笈站在虚掩着的半透明的浴室门口,半敛下眼睑,有些莫名的情绪升浮到她的眼睛

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手掌握成拳,白皙的指间迅速惨白指节泛青,

透着丝丝复杂,阂笈抬头看着绘苡,眼里不断浮现挣扎和痛苦,黑暗的深渊处更是有着我不懂的复杂

我怔了一怔,随即眼皮狠狠的跳了跳,看着不断向自己走来,带着决然味道的阂笈

看着她越离越近,被仍旧洒下的热水浸湿外套,打湿外套,染上丝丝情欲的眼睛,

和任旧日思夜想,不断出现在梦魇深处不肯逃离的她绝美带点复杂的脸庞,还未有来得及丝毫的挣扎和疑问,眼睛便溃不成军。


阂笈边走边利落的脱下身上衣物,一把扯下束马尾的皮筋,扬起散下微湿的发丝,嘴角勾起一抹令人不安的笑意,

伸手关上花洒的开关,盯着眼前的绘苡,

不着一丝衣物的身体暴露在热空气中被水雾萦绕,隐约可见白皙带点透明的肌肤,和泛红的脸颊肩头,

湿透的黑发散落,偶有滴落的水珠不断蜿蜒,沿着姣好的身材向下,欲语还休的消失在私处,

一双有着黎明曦光般美丽的眼睛下,挺翘而小巧鼻梁上水珠恰好滑落,滴落在樱色的薄唇

阂笈同样不着一物的站在绘苡面前,带着恋人呢喃的炽热迷恋,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这是在做梦。

被阂笈紧紧的藏在怀里,我这样想到

互相赤裸的身体亲密接触着,一些不语言说的暧昧立即升腾在雾气未散的小空间里,

带着点莫名缠绕的复杂,

我将自己放纵沉溺在深海不愿还生,只为那一眼曾经的不复和离去,

即使明明她漂亮的墨中透蓝的眼瞳里,装满了迷离和影子

可深邃的深渊又怎能骗人,

即使如坠冰窖



                                                                          by: 芲笿                        

评论

© 花落不知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