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深海里的鱼,缓缓游着,不知去向,没有来路。

好受些后爬起来吃药的我,在心里微微叹息一声,为自己的懒惰,没有热水,

无奈的坐在小木椅子上,看着发出点点呜轰声的电水壶,有些许凉意的手撑着不那么昏沉的脑袋,楛在桌子上,

有意识没意识的一会会等着,直到眼皮越来越沉重,简直要一下闭上再也睁不开

在害怕死亡的恐惧支撑下,有一下没一下看着电水壶上闪着红光的地方,好在,就在眼睛最后一丝隙缝和光亮即将消失前,电水壶“嗒”的一声响,红光消失,水沸了

拿起杯子倒下滚烫的水,囫囵吞枣般咽下几颗药,再喝下几口热水,用最后一丝意识走回到床上,虚脱的倒下却没忘记拉被子盖着

舌头和喉咙有些烫,并不十分舒服,但值得庆幸的是,一天没吃东西的胃,因为那点点热水而变得暖和

最后,所有的想法都消失了,我沉入深深的黑暗和昏迷

起码,在当时的最后,我是怎么认为的


                                                                                by: 芲笿

评论

© 花落不知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