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深海里的鱼,缓缓游着,不知去向,没有来路。

阂笈

不可抑制的扯动嘴角笑笑,自己竟然还记得那么久远以前的记忆,那种心情简直无法言语

因为它就像可悲一样,让自己显得更可悲和嘲讽

我不禁把头往更深处的棉被里埋去,渴求多一点温度,今年的冬天是在是太冷了

回忆却不堪忍受的不断闪现,折磨着又昏又涨的脑袋和神经。

阂笈关上门,看着一片黑暗的里屋,神色忽明忽暗,隐晦难猜,

手心还残留着刚才触碰铁门冰冷的感觉,无不厌恶的皱皱眉,

她不喜欢她的手心那么凉,有些恶嫌的勾起唇角,她的手心太凉她会不喜欢触摸却不愿放开,

直到它变得温热,可以传递给温度给天生手脚冰凉的她

每次出门她都会在门口跺着脚呼着气等她,直到她出现为止,然后悄悄牵起她的手,

她却从不愿意让她在那时握住她的手。

就同那理由一样可笑,她家的门是冬天最寒冷最冰的铁门,

她那么怕冷

就像冬季晨曦的太阳,点点曦光并不耀眼也不炙热,甚至还带着些朝曦凉意的冷空气,却是太阳

她阂笈的带些冷然的光线


                                                                                  by: 芲笿

评论

© 花落不知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