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深海里的鱼,缓缓游着,不知去向,没有来路。

初始不定

拿出有些沉的钥匙,玲叮响的挑出开门的那个,

有点艰涩的打开门进去,看也不看的把鞋甩掉到玄关,

摸黑走进房间,刚一个不稳便倒在了那张过于空旷的床上,脑袋昏昏沉沉疼的仿佛要爆炸

忍不住的蜷缩成一个球型,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才感觉没那么疼了,

赤足的脚暴露在空气里,冷风不断透过没闭紧的窗户吹进来,我忍不住发抖,却又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力气走到窗边把它关了

“你的唇很漂亮,像樱花的颜色呢。”有点清冷的声音带着点活跃的温度响起在耳边

我仿佛又看到她的白色衣角,被风扬起,模糊不明的神色上嘴角一丝微笑

那是冬刚过,春未到,有太阳却又不和熙的一天,我走在尚还在恢复温度的清冷小路上,

她突然过来,给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赞美,然后离去

并不那么和熙太阳初升,洋洋洒在了她离开的地方,我听到有冷风吹过我格绿的围巾,并不冷冽,却也不是没有丝毫凉度,

远处一早起来在街角的篮球场里打球的人正呼喊着,喘息着,剧烈运动酣畅淋漓挥洒着汗水,充满了新生,就像他们如鼓的心跳,充满活力。


                                                                              by: 芲笿

评论

© 花落不知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