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深海里的鱼,浅浅游着,不知去向,没有前方。

喜欢就是喜欢啊,
无可救药。

别样悲伤

“我…我喜欢你!”潮红紧张着脸,视死如归的说出口。

“啊?…对不起呐,我有喜欢的人了。”慌张的视线落到告白者的身上,尴尬的扯动嘴角予以友好的讪笑。

“……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苦涩在喉间肆意凌辱,仍躬身卑微的开口发问。

“我不想告诉你。”尴尬的神情犹如翻书般瞬间消散,嘴角结满冷漠蹦出残忍字句,眼底一片占有欲的光曳烁、耀眼。

像极了告白人曾经的眼神。

你我都不是文手,为何伤悲感秋

沦落

写在前面: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啊!有人看再填吧。


       spider攀附在高空的玻璃幕墙上,俯视着地面上蚂蚁大小的纽约市民和抱着食物袋的deadpool。

       也不是不喜欢他的。看着deadpool贱兮兮哼着歌的背影彻底消失在纽约这个巨大城市的一角和自己的视线前,spider随手拉下面罩,心里说着,然后面罩盖住了会透露情绪的眼睛。

      “咻”spider曲张手指,随即跟从...

永,远。

也不是没有看见过她的秘密,那个总是不愿表露情绪的女孩。

她的永字写的很好看,可是她的远字写的很难看,所以她永远凑不成永远一词,也不写。

我曾在属于她的一本书里看到这段话,字勾勾起起,极其狠厉的刻下笔画,却又轻柔温情的缠乱牵丝。

整个封扉便被染晕墨意,俨然成画。

后来我又在她的笔记本里发现这句话,不变的字迹,不变的眷恋,只是扉页变成了末页。

再后来,我想,那个令人羡艳的女孩,为什么把同一句话写到了末页。...


就像海里的鱼,浅浅的游在深海,无人问津,遗忘理所当然

病态

       赫离,我多恨你,亡故前谁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念,而我,只能看着你们的生离死别,黯然离去。

       可怜,一旁的我,死去前都无名可念。...


绘苡

清冷的月光照到僵在原地的阂笈肩上,漆黑的天空,零零散散几颗星子,暗蓝的微光晦暗不明的跳跃着,

阂笈收回钥匙,沉默的揉揉有些冻僵的手指,

今年的冬天真是太冷了

推开厚重的门,阂笈心情复杂的走到玄关,脱下那双温暖的雪地靴,

看到周围被随意乱踢的相隔甚远的帆布鞋,无奈的笑笑,心中猛地升起一阵悲凉,

赤着脚走进,一片如墨的漆黑扑面,巨兽般瞬间被连骨带渣残噬不剩

恐惧不安的顿了一会,阂笈眼睛立即被远处角落希望一样的暖橙色灯光吸引,

阂笈疑惑的挑挑眉,往那边走去


我闭眼抬手扶着发丝,任温热甚至滚烫的热水,浇到自己的脸上,身上,尽情享受那不断升高的温度而带来的欣慰与安全感

“绘…苡……...

痛苦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半夜的三更,

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微微叹息一声,抽身离开温度尚还残存的被子,

跌跌晃晃的往衣架走去,好不容易挑出那不知窝在哪的睡衣,

往浴室走了

午夜有些微凉,用为数不多的体力打开窗,漆黑的天空半轮月挂在云端,

清冷的月光正好照到有些惨白的手上,不由笑笑,怕是四更天了

半掩上浴室的门,因夜色而微微清醒的脑袋,不再昏昏沉沉,

带着丝迫不及待的感觉,我站在不断落下热水的花洒下,扶着长长而又湿透的黑发,微微惬意的闭上仍旧疲惫的眼睛,嘴角挂起一丝笑意

好暖……


“咔­­~嗒”阂笈手脚僵硬的看着响过两声后,毫无警戒的向她敞开怀抱的门,

不由攥...

© 花落不知秦生 | Powered by LOFTER